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本報特稿-大陸股債務協商匯市動盪與發展趨勢-020600128.html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(一)前言 2016新年以來,大陸股市與匯市雙雙出現劇跌震盪。股市方面,上海、深圳兩市第一個交易日大跌,先後觸發首日實施的「熔斷機制」,連續兩個交易日A股市值蒸發人民幣近7兆元人民幣,約相當於大陸GDP 63兆元人民幣的九分之一。1月8日取消「熔斷機制」並未能挽回市場信心,15日滬指最低探至2,883.87點,收盤2,900點。累計2016年以來10個交易日大跌18.03%,創下單月跌幅歷史新高。匯市方面,1月6日人民銀行突然下調對美元的中間價,7日上海外匯交易中心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跌至6.5956,創5年來的最低點,悲觀情緒彌漫,加快股市重挫。其後匯率升值回穩,匯率價差收小,15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6.5637。但2016年開市第一週的表現,引發市場對大陸默許人民幣大幅貶值的猜測。 同時,全球股市、貨幣和大宗商品市場,受到大陸股匯走低的影響,也都出現劇跌。股市方面,1月15日美股長黑,道瓊工業指數終場下跌390點。歐洲股市亦重挫,進入空頭格局。香港?琤肏?數2016年前兩周累積大跌2,394點(10.92%),創3年來新低。在大宗商品市場,1月15日紐約原油與期貨價格均跌破每桶30美元,下跌至12年來新低點,有分析師稱油價將低於礦泉水價格。整體經濟形勢進入自金融危機以來最為脆弱敏感的階段。 近幾年來,大陸對全球經濟發展的影響逐漸增強。全球經濟增長、股市和大宗商品價格與大陸市場變化日益密切。瑞銀(UBS)經濟學家曾估計,如果大陸經濟增速在今年放緩至4%(該行正式預測是6.2%),將拖累美國經濟增速下降0.5%,歐洲下降0.8%,日本下降2.6%。雖然大陸正在努力尋找新的增長模式,但經濟增長持續趨緩暴露出經濟正在失去動能,股市熔斷更警示經濟運行的高風險,人們對大陸經濟的信心正在減弱,逐漸加深的擔憂帶動了全球經濟與市場的下行。似乎是大陸一咳嗽,全球經濟就重感冒。對於全球經濟的這種趨勢,有人認為全球經濟正面臨一場「新病態(New Abnormal)考驗。 (二)劇烈震盪的股匯市 大陸股市和匯市動盪令投資者擔憂,而從最近的市場走勢看,人民幣匯率變動對大陸經濟與全球股市的影響更大。 大陸自2010年6月開始允許人民幣升值,然而過度的升值逐漸對大陸經濟構成壓力,乃於2015年8月將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下調約2%,今年以來曾貶至五年新低,全球市場大受衝擊,憂心人民幣貶勢會引發各國貨幣,尤其是新興國家的貨幣貶值競賽,導致全球經濟成長進一步減弱。世界銀行已將今年的全球成長預測值自3.3%下調至2.9%。 這波人民幣貶值的因素有三:1、外在環境。美聯儲加息,人民幣貶值預期加強。2、經濟基本面。去年12月份大陸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為49.7,連續第十個月低於50,顯示經濟活力繼續放緩。3、政策考量。認為人民幣大幅貶值是解決經濟困境、降低衰退副作用最小的辦法。4、心理預期。IMF於2015年11月批准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(SDR)貨幣籃子,將於今年10月正式生效,市場就預期大陸將放手讓人民幣貶值,預期心理加速市場拋售人民幣。 雖然人民幣貶值有助於大陸出口,但匯率大幅走低,會影響到資本市場的信心,引發大規模資本外流。由於大陸央行出售美元儲備以抑制人民幣走弱,因此外匯儲備幾乎每個月都在下降。一項統計顯示,2015年12月大陸外匯儲備為3兆3,300億美元,較11月減少1,079億2,200萬美元,月減少額度創歷史紀錄;年度減少5,126億5,600萬美元,下降13.34%。其次,人民幣貶值使企業更難以償還貸款,如果違約增加的話,可能會給大陸投資者和金融機構帶來損失。 衡量利弊得失,大陸顯然不願意讓人民幣匯率持續大貶下去,聲稱人民幣只是對美元相比走弱,以一籃子貨幣而言,去年人民幣匯率的每日平均波動幅度只有0.3至0.4%,而多數主流貨幣的日均波幅都可以達到0.5%左右,就國際外匯市場而言,屬於常規性波動。至於今年元月的貶值,主要是因為美元顯著強勢,歐元等貨幣下跌,故人民幣必須對美元貶值。對於一些交易時段的劇貶現象,大陸央行指是投機勢力炒作,從中牟利,導致匯率異常波動。針對銀行湧現購匯熱潮,監管機構也迫使有些銀行採取限制措施。 至於股市,全球股市在1月4日幾乎全部遭遇「黑色星期一」,上海和深圳股市下跌7%,因觸發「熔斷機制」而停止交易;至15日收盤2,900點,重現「2」字頭。綜合各界分析,原因有下:1、國際因素。美元升息,資本回流導致全球流動性趨緊,進一步帶動人民幣貶值預期。2、大陸內部。去年12月國內流動性趨緊,今年1月貨幣市場流動性沒有放鬆,也沒有如投資者預期的降準與降息。3、匯率政策。大陸讓人民幣貶值,刺激了投資者撤離股市。4、經濟趨緩。製造業採購經理人PMI指數連續8個月萎縮、生產者物價指數PPI連續46個月下滑,顯示經濟基本面依然不樂觀。5、股市政策。市場擔憂對大股東減持解禁,會導致2015上半年減持潮重現。6、機制不當。「熔斷機制」沒有達到預期冷靜效果,相反刺激投資者拋售股票,加大市場跌勢。7、投資結構。根本原因是投資者結構不合理,投資理性程度低,配套制度不完善,市場信心過於脆弱。 去年8月26日,上證綜合指數創下2,850.71的低點後,大陸央行再次降息、降準,股市逐漸穩定下來。現在股市又遇到類似去年緊張的情況,各界都在關注大陸這次會推出什麼樣的救市措施。 (三)股匯市發展趨勢與政策動向 去年7月爆發股災以來,大陸一直在救市。近期大陸資本市場波動激烈,是對大陸能否更趨向市場化與國際化的考驗。根據目前的市場環境,預計資金面未來將延續寬鬆,股市將以區間震盪調整為主。 在股市政策方面,從市場化觀點,長期應減少對市場的干預,讓股市在市場中自然找到平衡。對此大陸強調發展多層次的資本市場,改革股票發行制度與實施註冊制,推進股票與債券發行交易制度改革。大陸「證監會」也表示將適時重啟「首次公開募股」IPO,同時取消新股申購預先繳款制度,改為確定配售數量後再繳款,讓市場的融資功能逐漸由市場決定,這些對股市發展都是利多政策。 在匯率方面,從過去走勢看,人民幣匯率依然被高估。自2015年8月大陸允許貨幣貶值以來,人民幣雖已下跌7%,但貶值預期仍然根深蒂固。未來如果美國保持適度全球流動性,人民幣大幅貶值的外部基礎就不存在。如果美元指數2015年一樣持續走強,那麼人民幣可能會再貶值5至7%,預測2016年將達到1美元兌7.0至7.5元。如果美元小幅增強,則人民幣繼續貶值空間有限,只要貶值幅度一年在5%以內,就不會有巨大的資本外流壓力。再從經濟實務面看,大陸的外商企業雖然在勞動力、土地以及環保等方面的成本增加,但是大陸的基礎設施、?業體系,乃至人民幣仍具有一定的競爭力與吸引力。加上人民幣納入SDR之後,各國央行以及金融機構都將有人民幣存底,市場對人民幣的需求逐漸增加,將使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逐步穩定。 至於人民幣匯率政策,人民銀行2016年的首要任務是,進一步提升人民幣國際化水準,其基調是保持人民幣堅挺、匯率穩定,但為刺激出口,不得不貶值,然此舉卻不利於股市,顯然政策效應難以兼顧,人民銀行面臨棘手的兩難平衡,今後人民幣國際化、自由化、市場化之路將面臨更多考驗。 (四)結語 展望2016年,全球經濟與金融市場仍充斥難以預測的風險,大陸的經濟增長、股市與人民幣國際化的道路面臨更多挑戰。關於前者,目前IMF預測大陸經濟增長率,2015年將降至6.8%,2016年為6.3%。至於後者,在經濟增長持續趨緩下,隨著股市和匯市波動日益劇烈,投資人和企業開始對大陸處理相關問題的魄力與能力失去信心。因此2016年大陸經濟發展的關鍵,主要是應對風險和勇於推進改革,尤其是必需要更廣泛深入的進行結構性改革。但全球經濟成長趨緩壓力與不確定變數,正嚴峻考驗「習李體制」的智慧。 (來源/中國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大陸情勢雙週報第1706期) 【中央網路報】



企業貸款本報特稿/大陸股匯市動盪與發展趨勢

個人信貸


D958C3F8031181C2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買房頭期?

f57hf7rpj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